 Lemon Wen

【罐昏】越过山丘(十一)

waiting4nobody:

-完结章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那天晚上,赖冠霖是缩在沙发上睡的。






人不哭了之后,他用热毛巾替他擦脸,动作很轻,怕他疼,也怕被拒绝。不过他应该是哭累了,那双水眼睛也没了神采,只盯着面前的一点,并不管他在做什么。




赖冠霖放下毛巾,试着用手指去摩挲他脸庞,凑近了亲亲他。他亲他的眼睛,亲他的鼻尖儿,亲他嘴唇上因为脱水翘起的皮。朴志训一点没躲,温和又顺从地任他动作,只是最后吻得深了,赖冠霖才发现两人的下巴都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了朴志训的眼泪。




是真的委屈,难过,抑制不住的感情发泄,到这会儿连声音都没了,就只是安安静静地掉眼泪。赖冠霖实在没见过他这样子,哪怕刚刚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再来一次还是揪着心急慌慌的,不知到底该如何是好。




“我困了。”




好不容易听到他开口,果然哑着嗓子,颤巍巍的,可怜得很。




赖冠霖扶着膝盖站起来,差点站不住脚。跪了太久,拉扯了太久,可朴志训的眼睛里还是空落落,没有流淌的温柔,也没有闪烁的喜悦——他觉得害怕。他试图抱他,可是这一次,手刚揽到腰,朴志训就往旁边让了一步,欠着头,也不看他。




“就一张床。单人床。”




朴志训说着就要往房间走。他太累了,不想在这场风暴里多待一秒,也无法立时驱散心头的乌云,他只想睡,一个人睡,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可以光明正大脱离赖冠霖的包围,撇掉他无法结束的感情,让自己舒舒服服自由一回。




赖冠霖没拦他。




看他抗拒的样子,他彻底不忍心了。他不舍得打扰他的安静,也不舍得碰他,只好放他走,放他去那个小房间,紧紧关上门。








朴志训该是没回家就直奔这里来了。浴室里放的东西全是晚上现买的,赖冠霖翻了翻,庆幸还多出了一套睡衣——虽然尺寸并不对。洗完出来的时候经过房门口,细弱的灯光从门缝里窜出来,有一点沾到他的脚尖,像是什么触摸,微微发痒。




他回到客厅里,拿出手机给房里的人发,“晚安”。想了想又添上三个字,我爱你。
















朴志训起来的时候沙发上已经没人了。




昨晚虽然早早放自己自由,可是躺在单人床上却忍不住想另一个人。房子隔音效果并不好,他非自己本愿地听到了浴室里在放水,听到客厅里灯的开关被按下,最后听到短信提示音,看到一墙之隔的人给他发来的话。




他来不及体会,只先为了另一件事高兴。他担心的大门落锁声终究没有响起来,赖冠霖没留他一个人待着,哪怕挤在沙发上,他也选择和他留在同一个空间里,不再像过往那些他要“加班”的日子里让他一个人宽敞地孤单着。




他说我爱你。要反馈其实很简单,在他拥抱他亲吻他填满他的无数个时刻里,他的每一次反应都是只多不少,全心全意的回答。他猜想他不可能感受不到,因此也没有再多说一次的打算。潇洒不了,没办法装酷,他只能背过身,偷偷听赖冠霖的动静。






朴志训洗漱完,开门看见旁边坐着个人。




“你醒了?”




高个子缩着手脚,抬头看见他,连忙问着话又爬起来。显然他刚刚在靠着门打瞌睡,推门的动作也不知道有没有蹭刮到他,总之他清醒过来,脸上的表情算不上好看,勉力扯出一个笑递给他,皱巴巴的,像棵蔫掉的小树苗。




“你怎么不进来?”




“啊——我,我不知道门锁密码……”




“和家里一样——”




话说出口,两个人都愣了。朴志训对着他明显亮起来的眼神恨不能咬着舌头后悔,昨天怎么就莫名其妙改成了家里的密码,这会儿又为什么口无遮拦对着他说出“家”这个字眼,明明两个人之间根本不是那样的氛围——可他亮着眼睛,像是捕捉到了他话里的温情,牛奶一样的笑容在他面上舒展开来,露出那颗小虎牙,喜悦遮不住。




赖冠霖弯腰提了两个袋子,另一只手绕过来推他身后的门。他又这样,突然地靠得很近,毫不在意他被他挑起的过速心跳,甚至提着袋子的手也朝他这里过来,像是作势要拦腰拥抱。




“哎你……”




朴志训出声阻挡,没想到他只是把袋子往他手里塞。




“换洗衣服。还有早餐。”




啊,原来一大早出门是回去替他取东西了。




“谢谢。”




赖冠霖低头看着他,嘴唇开合像是有话要说,他等了半晌却也没听到他的下文。印象里他还没有这样犹犹豫豫瞻前顾后过,这时候的一点踌躇倒显得可爱,叫人莫名觉得心动。




朴志训不想再和他耗,转身要回去换衣服,走到一半听见他在身后问。




“哥今天回家住吗?”




朴志训一脚磕在门框上,发出一声闷响,痛得他直皱眉。赖冠霖偏偏问了这个问题,这个他还没来得及考虑的难题,他一时无法给他答案。






到了楼下才发现,赖冠霖帮他把车也取回来了。这小区有了点年份,路两边的树已经可以撑起大片绿汪汪的树荫,走在下面凉快又惬意。朴志训坐进车里,对着赖冠霖刚刚发来的“路上小心”端详了一会儿,随即回复道:谢谢你帮我取车。还有……现在不就是住在家里吗?














朴志训对于新家的生活也没有太多展望,夏天的两个月里工作室新来了几个小朋友,他忙着带他们练习,编舞,比赛,表演,每天都得忙到半夜才回家,感情和生活,在这个时候都被他排在工作后面,没时间去细想。只不过每天回去总会发现小房子里的新变化,渐渐地,朴佑镇替他临时找的落脚点竟然真的有了家的模样。




头一个月,赖冠霖先搬来了大半个衣橱,两个人的,塞在小柜子里显得局促又不搭调。紧接着他没声响就换了一套家具,柜子大了尺寸,床头灯降了亮度,外面的沙发变成了绵软质地,拆卸开来总算可以容纳长手长脚,不至于没办法入睡了。朴志训结束工作回来的时候一般能看见他已经洗过澡在沙发上躺着,手里装模作样捧着本外文书——毕竟从前在那个家里还没见他这样文绉绉。听见他回来的动静,赖冠霖总是飞快地站起来,拢着手,讨好意味明显地问他吃过没有。




每天都如此,以至于朴志训开始怀疑公司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连必要的加班都没有了,到点就回来,似乎是在专门等着他。










后来,真是过了很久了,大概是这一年的冬天,赖冠霖又去接他下班,在工作室楼下用长风衣把他拢个满怀,团着他并不算凉的手吹吹呼呼。他于是兴起似的问他,为什么从夏天开始就不加班了,每天都回去得比他还早。




赖冠霖的脸在霓虹灯光下染上点虚热的红,他吻他冻红的鼻头,小声告诉他说:那次到家没看见你,怎么都找不着人,我就想,以前我总不回家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难受呢?所以,从那之后我就下定决心了。




该是我等你,而不是你等我。




朴志训狠狠感动了一番,当晚屋子里连地暖都不用开,两个人互相取暖到下半夜,第二天双双给自己放了假。
















不过夏天的时候,在赖冠霖还心甘情愿睡沙发的时候,朴志训和他的关系并不像天气那么火热。他的靠近与体贴,生硬又小心翼翼,好像带着他忐忑的情绪,生怕被推开,却拿捏不好力度。他渐渐感觉到这是赖冠霖摸索学习的过程,他学着关心,学着做一个伴侣,学着把心里的感情掏出来,捏进行动里,再慢慢地温柔地说给他听。




月末街尾出了一次事故,就在朴志训上班必经的路上,所以好像顺理成章地,像赖冠霖说的,“车技不好的人千万不能一个人开车上班”,他彻底不需要他那辆小破车了,上下班全由赖冠霖接送。到家之后打开冰箱,里面整整齐齐码着各种芒果味的冰激凌,拆开尝一口总是可以甜进心里去。指向很明显,贴心很刻意,但朴志训知道自己拒绝不了,无论是冰激凌,还是买冰激凌的人。




没办法,他天生嗜甜。










进了九月,某天他下班回来,忽然发现那张单人床不见了,换成了一张king size的大床。朴志训回客厅一看,赖冠霖的枕头倒还好好地在沙发边放着,那这张床,总不会就是为了他能睡得更安稳吧?




可是他等了又等,一连大半个月,也没发生什么意料中的事情,赖冠霖仿佛爱上了沙发,半点没有要挪窝的意思。






赖冠霖生日那天,朴志训又加班了。




他在里面教人修改编舞,赖冠霖就站在玻璃窗外看。这还是第一次他看着他工作,看着他镜子里漂亮有力的动作,汗水淌湿了整个后背……关于他,他的确错过了很多。有时候他也会想,他喜欢的,爱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月光思念的,到底是怎样一个朴志训呢?




他想不通。








赖冠霖从浴室里出来,时间已经往零点去了。他没看到房间里的灯,走到外面才发现朴志训正站在厨房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料理台前燃着一簇火苗,烘着一口小锅,咕咚咕咚的,掀起盖来就要闻到香味——




他差点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好像时间倒转回到四个月前,只是地方换了,人物对调,在他几乎也要错过生日的这一天,朴志训也替他煮了一碗海带汤。






“.…..我也是第一次做,你……随便喝一点。”




“过生日嘛。”






朴志训在出锅之前偷偷尝过一口,很成功,这一次,再也不咸了。






赖冠霖没说话,喝过一碗,又让他再盛一碗。接过来的时候,大手顺便裹住小手,拉住不放了。




朴志训看着他从睡衣口袋里掏出两枚东西来——看来是洗澡的时候就已经偷偷谋划了。




他替他戴上了戒指,还是那枚婚戒,当年他们两个一起去挑的一对,没有默契的情况下一眼看中。现在戴着,好像比那时候更合适了。




朴志训从手心里拿走另一枚戒指的时候,赖冠霖明显感觉到那里出了一层汗。他失而复得的爱人坐在他的对面,眼睫在灯光下颤了又颤,和他的手一样,慢吞吞地动作,把那枚素圈牢牢镶进了他指间,好像再也取不下来了。




他看看自己的左手,又回过头再看他的,脸上浮起一个微微的笑,很轻,却让赖冠霖觉得往后的日子里都忘记不了。




他忽然想通了。这是一心一意珍惜着他的朴志训,他小小的匣子里或许装了太多关于他的东西,一点点等待,一点点累积,直到现在,他也心甘情愿被他盛满,眷恋是双份的,相向的,加倍增长的。






“那个……床实在太大了,我一个人睡觉得冷——”


















深秋,小区里澄黄一片,脚踩在落叶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很可爱——也不是落叶可爱,是爱踩着落叶走路的朴志训可爱。赖冠霖边走边想,几个小时不见的思念涌上来,酸酸甜甜,溢得他心口发软。




远远地,他看见他蹲在一棵树下,背对着他,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朴志训今天穿了件宽大的卫衣,衣摆长长地垂下来,从后面看几乎罩住了他整个人。看着就想拥抱。于是赖冠霖悄悄地走过去,张开手把他裹进来,一时暖人,又听见他说,“你小声点儿。”




他再低头一看,朴志训面前的纸箱子里,肉乎乎团着几只小奶狗。




该是刚出生不久,纯白的皮肉干干净净,软绵绵地挤在一起,太乖也太惹人怜了。朴志训看得入迷,眼睛里的喜欢直直地漫出来,简直叫人嫉妒。赖冠霖又看了眼箱子,上面端端正正写了小狗主人的信息,最后缀着一句,欢迎哥哥姐姐把我们接回家哟。






不过两分钟的功夫,朴志训就发现赖冠霖不见了。他站起来张望,最后看见他从楼道里跑出来,急匆匆的,刘海被风吹起来,露出来额头饱满又好看。




他跑向他,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意,拉住他的手又一起蹲下来。




“就这只吧!长得最帅!”




“哥,这是我俩的狗宝贝,”他把脆弱的小生命抱进大衣领口,凑过去给他看,“叫霖霖,好不好?”




“我是霖霖爸,你是霖霖——”




“我也是霖霖爸!”




好吧。




“霖霖以后会乖乖的。”




赖冠霖把小狗递进朴志训怀里,用幼童的语气正经地说。




朴志训对着他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喜笑颜开。




长不大的小奶狗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












-end.








哇两个月,我竟然还是把这篇写完了,呜呜呜我的第一个完结坑!




说实话一开始只是很想写两个人一起生活的小片段,但是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好像又不能成型,于是就莫名其妙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没有大纲,所有的人物和感情也都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所以真的真的,能有完结的这一天,功劳全部属于一直在等待的每一位朋友,否则我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懒人,估计是不可能在断更一个月之后还捡起来写下去的……


迷迷糊糊写完了,再回头看,还是开始的那句话,就是一个平淡的小故事,没有动人的情节也没有出彩的人设,只是写了一段感情拆成两份又慢慢找到一起的过程。我的表达拖沓又啰嗦,有时候为了一点所谓的感觉也要破坏整体的走向,现在想想还是有点遗憾呜呜。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如果没发现,那证明我还是有进步的哈哈哈哈哈哈——写文不过几个月时间,其实我每次打开文档都是在键盘上摸爬滚打跌跌撞撞,很多东西都没有摸索到门道,也是从这一篇开始慢慢尝试多视角叙述,改变我之前无趣的单视角乱弹琴,所以也要谢谢你们陪着我一起走夜路!




最后还要感谢半夜听我唠叨的面包bb,催我更文的可乐队长,还有一直一直喜欢和等待山丘、无条件宠我的看海老师!连同追文的朋友们,我给你们所有人超级无大啵啵!




最后最后,番外会写的,车会开的,不过十一有点别的事情,我们节后见啦!




再次谢谢所有朋友,请你们吃芝士条,要什么酱都可以!







评论

热度(161)

  1. 去冰芒果冰沙圈圈圈 转载了此文字
  2. meiki_抱着小熊睡觉的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
  3. 輝鏡泠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4. 捕甜达人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5. 瘾形人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6. 선유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7. -UglySoul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8. JOKER77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条大:越过山丘 11
  9. 谁好看磕谁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10. ck226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11. 在你背後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12. - 暮色兮凉城。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13. Love.linlin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14. suran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15. Wololfm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16. October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17. 圈圈圈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18. summer hater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19. Asleepark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20. 西柚和青梅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
  21. 孔吼吼waiting4nobod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