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mon Wen

十一宗罪(1)

啊咧:

*全员无三观


*全员搞基


*CP极其混乱


*拒绝上升真人


*不喜欢看可以直接点叉不要来KY




十一宗罪——


非常中二的设定——


朴志训:贪婪/姜丹尼尔:傲慢/邕圣祐:倦怠/裴珍映:暴怒/李大辉:悲伤/赖冠霖:暴行/金在焕:谎言/黄旼泫:自负/尹智圣:嫉妒/朴佑镇:虚假/河成云:憎恨


***


“在哥眼里,我究竟算是什么呢?”


听到裴珍映问出这句话的朴志训微微一愣,侧头想去看裴珍映的表情,却只看到了他被垂落发丝挡住的精致侧脸,裴珍映是团内的小颜担当,侧面线条优雅精致,如果好好地舒展着,想必是赏心悦目的,然而此时此刻他紧紧抿着嘴,眼睛盯着地板,看起来却阴郁的让人害怕。


向来擅于观察的朴志训却像是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是可爱又调皮的弟弟啊。”


“那么,赖冠霖呢?”


朴志训拿起紫菜包饭吃了一口,噘着嘴咀嚼:“是个很粘人的弟弟。”


“说到底……”裴珍映的声音更加低沉了,“我们在哥眼中,没有任何区别,对吧?”


“话不能这么说。”朴志训摇头,“你们都有自己的个人特点,怎么会毫无区别呢?”


“区别,和特别,是不同的。”裴珍映仍然垂着头,“怎么样,才能成为哥眼里最特别的那个?”


朴志训终于有些困惑地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什么意思?”


 


裴珍映微微动了动,外头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两人同时抬眼看向门的方向。


大晚上的,被裴珍映约到酒店的私人包厢里吃夜宵,朴志训很受蛊惑地来了,但没想到裴珍映原来还约了其他人。


朴志训起身开了门,站在门外的居然是李大辉,看见屋内的两人,他不自觉地松了口气:“你们果然在这里偷偷吃夜宵啊,被发现可就完了。”


李大辉仿佛没看到裴珍映错愕的表情,自如地在裴珍映旁边坐下:“我也饿了,不介意多加我一个吧?”


 


“当然不介意。”朴志训笑眯眯地说,“不过我已经吃好啦,你们两个吃吧。”


他轻轻拍了拍李大辉的肩膀:“今天珍映好像心情不好,你来了刚好,他看到你应该会比较容易开心,好好安慰他。”


李大辉神色不变地点头,朴志训摆了摆手往外走去。


 


裴珍映没想到朴志训说走就走,不由得起身,却被李大辉紧紧握住了左手。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朴志训推开门,回头对他们笑了笑,又关上门,之后便是不再停歇的脚步声。


他又一次这样轻松地离开了。


 


终于回过神的裴珍映冷着脸看向旁边的李大辉,狠狠将他的手甩开:“你怎么会来这里?”


李大辉拿起旁边没有开封过的一瓶饮料:“这个饮料,你赶紧处理掉。”


裴珍映脸色大变,一把抢回来:“你胡说什么。”


“把志训哥弄昏吗?然后你想干什么?囚禁他?把他变成你一个人的?”李大辉眼里含着泪光,“裴珍映,你是不是疯了?!”


 


李大辉说的这样直白,裴珍映反而轻松了不少,他将那瓶饮料往旁边一丢:“你怎么知道的?”


“你别忘了……我们一直睡一个房间,你干什么,我都知道。”李大辉一字一句地说,“我都……看在眼里。”


裴珍映没有应对这种眼神的经验,他挪开自己的视线,盯着朴志训关门时留下的那一点缝隙:“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我说过很多次了。”


李大辉说:“我知道。但是如果感情能够自控,还叫感情吗?你连志训哥和别人在镜头下随便营业都接受不了,凭什么连我喜欢你的权利都要剥夺?我只是单纯的想对你好……仅此而已。”


 


包厢的灯光太过昏暗,这种时候的李大辉看起来竟显得格外柔弱,裴珍映仍是冷冰冰地说:“蠢货。”


“我确实是蠢货,但……你不也是么。”李大辉竟然笑了笑,“你猜,我怎么知道你们在这里的?我虽然一直注视着你,但不至于连你们约在哪里吃宵夜都能知道。”


裴珍映的眉头忽然跳了起来,他想说自己并不打算弄清楚李大辉怎么知道,想转身就走,可到底还是立在那里。


 


他听见李大辉说:“我刚刚来找你们的时候,在花园里看到丹尼尔哥了。他在等志训哥,他们两个约好今晚去游泳,志训哥说,要先和你来2号包厢吃点宵夜,很快就过去。”


裴珍映的脸色难看的像要随时死去一般。


李大辉继续说:“志训哥也是提防你的吧?又或是,他没有提防你,他只是觉得和你的事情无足轻重,可以告诉任何人,哪一种想法,你比较能够接受呢?珍映。”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握住裴珍映的手,裴珍映的指节分明,有点过细,手心里全是汗,李大辉慢慢与他十指交握。


这一次,裴珍映没有甩开他的手。


 


***


 


夜凉如水,朴志训轻手轻脚走过花园外的长廊时,一阵夜风拂过他裸露在外的肌肤,朴志训轻轻打了个颤,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亚热带国家的植物枝叶总是大的可怕,他小心地拂开一片叶子,正要寻找花园中的姜丹尼尔,却忽然被人从后边捂住了嘴。


朴志训有一瞬间的惊恐,却在听到身后那人说“是我”时安静了下来。


姜丹尼尔的气息静静地笼罩着他,他身材高大,很有进攻性,声音也是会让人汗毛倒立的低音,但这个人偏偏又非常擅长将自己最锋利的一面藏起来,只露出弯弯的眼睛,宛如和煦的春光。


他说:“嘘,你看那边。”


姜丹尼尔并没有放开捂着朴志训嘴巴的手,甚至另一只手还圈住了朴志训的腰,朴志训轻轻眨了眨眼,顺着他说的方向看去——两个身影不远不近地藏在一棵大树下,朴志训眯了眯眼,勉强借着一点点月光分辨那似乎是河成云和赖冠霖。


 


怎么回事?


 


他有点困惑,但没有动静,而远处的河成云忽然踮起脚,在赖冠霖的脸上亲了一下。


朴志训惊讶地睁大了眼,姜丹尼尔却只是轻声笑了笑,而赖冠霖更加没有惊讶,甚至还侧了侧脸,任由河成云的第二个吻落在自己的嘴唇上。


赖冠霖伸手轻轻摸了摸河成云的脑袋,河成云有点不高兴似地拂开赖冠霖的手,两人说笑了一会儿,河成云又撒娇一般地抱住赖冠霖的腰,两人渐渐走远了。


 


等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姜丹尼尔才终于放开朴志训,朴志训微微长大了嘴,有点不可置信地回头看着姜丹尼尔,姜丹尼尔挑了挑眉,说:“走吧,去游泳。”


好像刚刚他们什么也没看到似的。


朴志训于是也不好说什么了,他想到自己和裴珍映出来之前,赖冠霖还给他发了个短信,问能不能去他房间里找他玩,但朴志训回绝了,让他早点休息。


赖冠霖倒也没像以往一样撒娇非要来,而是利落地答应了,但原来……


 


弟弟们都长大了啊。


 


“很伤心吗?”身边的姜丹尼尔忽然戳了戳他的眉心,“眉毛都皱在一起了。”


朴志训疑惑地抬头看他:“伤心?”


姜丹尼尔没忍住笑了起来:“喜欢的弟弟,在别处有人了。”


朴志训有点无奈地跟着笑了:“你这么说感觉我和他很暧昧一样。我和冠霖可清清白白的,除了那次总决赛的BOBO之外什么都——”


“——知道知道,你干嘛跟我说这么多?”


 


姜丹尼尔一句话就把朴志训的所有发言给堵了回去,朴志训心想不是你先问的吗?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气氛诡异地走到了泳池边,没想到泳池里有个人正欢畅地游着泳,姜丹尼尔脚步一顿,邕圣祐正好游完一个来回,一抬头就看见泳池旁边站着的姜丹尼尔与朴志训。


他愣了愣:“啊?你们怎么来了?”


朴志训正要说话,姜丹尼尔先开口了:“正好碰到的。”


 


朴志训古怪地看了一眼姜丹尼尔,仿佛搞不懂他好好的干嘛撒谎,邕圣祐将两只手搭在泳池边,笑着看了看朴志训,又看了一眼姜丹尼尔:“啊……想不到你们是会一起游泳的关系啊?”


“所以说是刚好碰到的。”姜丹尼尔耸了耸肩,脱掉外衣就往泳池里跳,水花飞溅。


 


邕圣祐甩头:“姜丹尼尔!你有病啊,这么浅你还跳!耍帅给谁看啊?!”


姜丹尼尔没理他,自由自在地游着泳,朴志训为两人的相处模式笑了起来,转身要走。


“志训。”邕圣祐说,“你走什么,过来,一起游。”


朴志训想了想,还是转身走回去,也跃进了泳池里。


 


***


 


尹智圣盯着阳台上并排晾着的黄色袜子和白色袜子还有旁边的黑色袜子三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袜子一双来自朴志训,另一双来自姜丹尼尔,黑色的则来自邕圣祐,而最搞笑的是,这三双袜子都破了一个洞,而且三个人居然都没管。


尹智圣有点无奈地取了一双下来,旁边的金在焕打着哈欠走过来,顺手把那双黑色的也取下来:“怎么都破了?”


尹智圣耸了耸肩:“鬼知道,他们今天还都出去了,我帮他们缝一下吧。”


金在焕说:“这双黑色的,是圣祐哥的吧?刚好我有件衣服破了,我来补一下他的袜子试试手感。如果没失败再去补自己的,嘿嘿。”


“拿去吧,就一双袜子而已。”尹智圣很无奈地看着他扯着那双袜子,又拿了个大红色的线,乱七八糟的缝补起了邕圣祐那双惨兮兮的袜子。


 


他自己的床在二层,索性就坐在朴佑镇的床边缝补着,朴佑镇迷迷糊糊地睁眼,还以为自己见鬼了,他揉揉眼睛:“你在干什么?”


金在焕面不改色:“给圣祐哥缝袜子。”


 


“圣祐哥会打死你的。”朴佑镇迷迷糊糊地说,“缝成这个鬼样子……”


金在焕被他感染也打了个哈欠:“让他打呗。”


朴佑镇不说话了,托着下巴发呆,旁边尹智圣仔仔细细地给朴志训和姜丹尼尔缝着袜子。


 


过了一会儿姜丹尼尔和邕圣祐说说笑笑地走了回来,朴志训身边则跟着小尾巴赖冠霖,两两之间的距离不远也不近,正在替姜丹尼尔整理被子的尹智圣侧头,拿起放在床脚的袜子挥了挥:“看,给你们补的。”


朴志训很惊喜又有点害羞地拿过袜子:“啊……谢谢智圣哥。”


姜丹尼尔也拿过来,哭笑不得地说:“什么时候破的我都没发现……不行,白袜子补了也太丑了,这个我不要了。”


尹智圣撇撇嘴,没有说什么,掠过姜丹尼尔去问他后头的赖冠霖买了啥,赖冠霖用仍然有点搞笑的的韩文回答是朴志训买的小零食,朴志训赶紧回头拿过那一袋零食,不让督促自己减肥的队长抢走他们。


 


旁边的邕圣祐捏着自己的袜子已经“啊啊啊”了起来,他把金在焕往床上一推,丝毫不管床上还有个无辜的朴佑镇承受着两个大男人的重量,一把掐住金在焕的脖子:“你这是缝的什么!”


金在焕被摇的七荤八素:“喜庆吧?”


邕圣祐气的飙了句脏话:“喜庆个几把!”


 


朴志训在旁边笑的脚发软,朴佑镇咳着嗽对朴志训伸手:“help me……”


朴志训伸出去的手半路被截胡,邕圣祐顺手扶着朴志训的手站了起来,恨恨地对金在焕比了个中指,金在焕瘫在床上,无声又挑衅地笑了。


邕圣祐摇摇头,捏着袜子一个人伤心地离开了房间。


 


朴佑镇缓过神,伸手摸了摸倒在自己身上的金在焕的脖子:“没事吧?”


金在焕任他轻柔地揉捏着自己的脖颈肉,眼神非常放空:“没事。”


“说了他会打你的。”


“说了,让他打。”


 


***


 


河成云是个很随和的人,但随和的人也有不能忍受的事情,他天生个子不高,所以非常讨厌别人摸他脑袋。


结果赖冠霖今天签售会上又一次摸他脑袋,搞得他又想生气,又莫名有些甜蜜,最后只能瞪着赖冠霖,赖冠霖笑眯眯地低头看他,旁边的朴志训也微笑地看着两人,一副家长的派头。


 


河成云看到朴志训的眼神就心头一跳,他知道朴志训是赖冠霖非常喜欢的哥哥,他不敢确定,赖冠霖会不会把他们的事情告诉朴志训。


虽然两个人约定过,他们的事情永远,必须得是秘密,但如果赖冠霖偶尔不遵守这个约定,他其实也不会生气。


 


采访的时候,主持人问河成云讨厌什么,河成云抓紧机会说了讨厌被摸脑袋,惹得众人一片哄笑,赖冠霖在旁边也笑着,却还是在下台的时候又摸了摸他的后脑勺。


河成云好气又好笑,心想这家伙果然只是个小鬼,占有欲真是莫名的强烈。


 


上车的时候,他正好坐在朴志训旁边,于是想着要不要试探一下,没想到朴志训却睡着了,手里头还捏着手机,那手机眼看就快要掉了,河成云赶紧帮他拿住。


屏幕不期然地亮了起来。


画面停留在一个推特上,那是朴志训某位粉丝的推特页面。


她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她提的问题:


志训最喜欢什么样的触碰呢?


朴志训的回答也很简单:摸脑袋。




 ***


ps.目前的CP的TAG只标注了这一章有出现的CP而已


一切皆有可能 


还是那句话 喜欢可以看不喜欢直接叉掉就是了

评论

热度(1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