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mon Wen

【101全员】死地复生 27

也是很豹笑了:

前章链接: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


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




注意事项重申:


1)长篇,末/世逃/生+少量悬疑。


2)妖灵妖男孩前二十为主,其他有串场。


3)现实向,时间轴是2018年6月。


4)第一人称,采用不同的视角。


5)故事内容纯属虚构+YY,请勿上升真人。

6)cp其实到处都有,也有可能啥都没有,各花入各眼。    




本章逃亡组集体面临危机,生死一线。


下章和留守组会和。




日期:2018年6月11日


时间:06:50


地点:弗吉尼亚州,波多马克河,港口


视角:朴志训




当车子停下来时,我们四个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不单单是用惊讶或者恐惧可以来形容的情绪,而是一种诧异的,被当头棒喝的感觉——难民营居然沦陷了。


我们猫在车里看着眼前火力全开的军队和一批批前赴后继从船上涌下来的丧尸只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我曾经想象过各种被军队刁难盘查的场景,却没想过军队比我们早一步陷入了僵局。虽然不知道基地是怎么沦陷的,但眼下这个场面也够军队喝一壶的了。唯一的安慰是船停泊的位置离岸边有一定距离,所以那些丧尸从船舷上涌下来之后就直接掉进了水里。而这些家伙似乎并不会游泳,所以目前只是单方面被军队屠杀。


“我的妈呀。”佑镇在我耳边叹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下意识拍拍他的大腿,说:“不知道,总之咱们很不走运就是了。”


“不,我觉得咱们其实是因祸得福了。”副驾驶位置上的大辉转过头来说:“幸亏我们还没有上船。否则如果我们此刻在船上的话,基本是没有活路的。”


“也是,只能说我们逃过了一劫。”成云哥从后视镜里看着我们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一直躲在车里也不是办法。”佑镇忧心忡忡地说。“要不我下车去问问旼炫哥和丹尼尔哥他们?他们可能有对策。”


“别,你先别动,我们再等等。”成云哥伸手制止了他,“现在下车危险,要去也不是你去。更何况有主意的又不止他们俩,我们四个也可以商量。”


我听着成云哥这话觉得他意有所指,随即联想起昨天我们开的那个会议,不禁心里有点不舒服。老实说,成云哥人虽好,但他的领导风格我却不是百分百赞同。我欣赏他的勇气和细腻,但忌讳他的疑心。我敢说他一直到现在还在怀疑我和丹尼尔哥,所以就连坐车也把我们俩分开。不过我不是傻瓜,现在这种情况下跟着团体活动生还的几率才大些,我不会做出像他说的“跑路”那种举动,起码不是现在。


“所以,哥你的意思是我们先观望?”大辉问道。


“对,我们需要分析一下局势,然后决定下一步怎么走。毕竟投靠难民营这条路已经堵死了,我们不得不退而求其次。”


我们点点头,纷纷陷入沉思。


“你们说,如果我们原路返回的话,胜算有多大?”佑镇问。


“没有胜算的,因为车没油了。我们开过来的这两个小时已经差不多用光了所有的油,所以现在车基本是废了。”成云哥沉闷地说。


“那步行呢?我们总不能一直杵在这儿。”


“步行?你想去哪儿。对了大辉,那张从CIA拿出来的地图在你身上吧,你照着看看。”


大辉点点头,从上衣兜里掏出那张折叠整齐的地图。他用手在上面比划了几下,然后指着一个地方说:“根据出发前旼炫哥从GPS里得到的指示,我们现在在这儿,达尔格伦镇,隶属乔治国王郡。这里没有被标记,说明这儿已经不是首都辐射区的范围了,应该没有被轰炸,所以就算我们走出去也不用担心被燃烧弹的余焰烧死。不过同时也意味着这里还有丧尸出没,数量应该不少。”大辉叹了口气,“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从这片树林里走出去,存活率有,但死亡几率更大。”


“你们的枪里还有多少子弹?”成云哥问。


我想了一下,说:“没子弹了,从CIA逃出来的时候就用光了。”其实我在这儿撒了个谎,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我的手枪里还有两发子弹,是我特意留着的,打算到最后关头再使用。倒不是我故意耍小聪明,而是这种M9手枪本来储弹量就只有十五发,我捡到的时候枪里只有十发子弹,后来我们从CIA里逃出来的时候我特意没怎么开枪,就是怕弹尽粮绝。不管怎么说,我这人做事喜欢留有余地。底牌全部亮出来就不好玩儿了。


不止是我,大辉和佑镇也说没子弹了。佑镇的话我信,但大辉我暂时持保留意见。成云哥叹了口气,说:“你们这群小子,捡武器的时候就不知道捡弹夹吗?幸亏我捡了,要不然咱们现在玩儿都没得玩儿。喏,还有十五发,这就是全部的了。总之我们现在必须省着用,不然就等着从热兵器时代回到冷兵器时代吧。”


我们几个纷纷苦笑,说这种时候了哥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不过话说回来,要说武器的话,那儿不就有一堆吗,还是现成的。”大辉边说边瞄了一下不远处的军队。


“有是有,可是我们拿不到手。”成云哥说,“你不会想要去跟军队交涉吧?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因为这几天下来我感觉军队比丧尸更可怕,或者说活人比丧尸更可怕。”


我们点点头,不禁觉得感同身受。从一开始我们二十个人之间的猜忌和倾轧,再到美国政府的残忍决绝,再到亦敌亦友的Dave和Leslie,这些例子无一不证明了这一点。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末日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人类本性毕露,社会归零,而不是外在因素。如果有一天人类真的灭绝了,那一定是我们自己作的。


“我当然不是想去跟他们交涉,只是我在想,这里既然有大量军队驻扎,就一定会有大量武器库存。我们不妨从他们后方下手,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我听着大辉的话,突然觉得灵机一动,随即在地图上翻找起来。果不其然,几秒后我就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你们看,这是什么。”我手指着地图上一个离我们不远的地标。


“这是——!”大辉突然瞪大了眼睛。


“Dahlgren Naval Base,这是不是个海军基地?”


大辉兴奋得脸上放光,说:“对的对的!哥你说的没错!我就说为什么他们把航母停在这样一个地方,按理说这里河道狭窄水又浅,一般绝对不会用来停靠航母的。看来他们是瞄准了这里有后勤补给!”


“没错,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不过丧尸横行的现在陆地上并不安全,所以他们应该把所有的关键人员和机械都转移到了航母上,准备启航之后直接带走。这也就解释了这艘船为什么会出现丧尸,因为士兵和工作人员和陆地是流通的!”我说着。


“天呐,原来如此!”


我看着他们三个茅塞顿开的样子不禁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看来除了大辉和旼炫哥,我的智慧也是可以作为智囊和军师存在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直接去海军基地?”佑镇提议道。


“暂时只能这样了。我先下车通知旼炫和丹尼尔,你们在这儿等我。”成云哥说着拉开车门。


谁知他的动作到一半就停住了,不止是他,我们几个也被眼前发生的事弄得有些摸不清头脑。只见旼炫哥和丹尼尔哥一前一后地从车里下来,紧跟着他们的是Dave和Leslie。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成云哥不安地问。


我咽了口口水,心里浮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日期:2018年6月11日


时间:07:15


地点:弗吉尼亚州,波多马克河,港口


视角:黄旼炫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其实是我没想到的。我虽然一直对Dave和Leslie存有戒心,但没想到他们会出此下策,而且做得让我们完全没办法拒绝。


时间回到十分钟以前,当时我们四个正坐在车上想对策,因为眼下投靠难民营的计划泡汤了,我们必须另寻出路。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丹尼尔问道。“车子没油了,我们步行的话也走不远的。”


“没办法,只能投靠军队了。都这个节骨眼上了,除了这么做别无他法。”Dave说。


我当时一听就觉得如临大敌,毕竟几十个小时前我们才从军队的追击下虎口脱险,现在投靠军队无疑是自投罗网。且不说军队会对Dave和Leslie持什么态度,就冲我跟丹尼尔是外国人他们也不会太友好。更何况根据新闻的情报东昊和冠霖他们应该是被捕了,我毫不怀疑审问他们的人会发现我们跟他们之间的关系。搞不好我们现在都已经成了通缉犯,这么冒然过去无疑是羊入虎口,对我们有百害而无一利。


想到这儿,我试图改变Dave的判断。“可是,我认为此时去投靠军队是一种冒险的做法,因为你们也看到了,军队这几天对平民的态度是毫不留情的。如果我们此时过去,他们可能非但不会救我们,反而会把我们当成被感染的人扑杀掉。我们大老远地过来难道就是为了给军队送人头吗?”我说。


“你说的不错,可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并不是被轰炸的区域,广播里没说要疏散乔治国王郡。再说了,难民营就在眼前,军队但凡有点逻辑都会知道我们是来寻求庇护的难民,而不是什么危险人物。我们好不容易过来了,难道一声不吭拍拍屁股就走?”Dave有理有据地说。


“可是你没看难民营已经沦陷了吗?军队光是应付这里就应付不过来了,还指望他们庇护我们?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丹尼尔很明显站在我这边。


“哼,你们几个小子倒是串通一气。”Dave咧嘴笑了起来,“难不成你们做了什么亏心事心里有鬼,所以才不敢去投靠军队?”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不行,绝对不能让Dave和Leslie产生怀疑,不然我们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们自己担心归担心,但毕竟没有坐实的证据,军队想必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可如果这两个老人觉得我们形迹可疑把我们报告上去,那事情就麻烦了。为今之计只有顺着他们来,能走一步是一步。毕竟就算我们不投靠军队,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自己闯也未必能活下来。


想到这儿,我悄悄捏了捏丹尼尔的手,回身对那两个人老人说:“好,就听你们的。我们去碰碰运气吧。”


于是十分钟以后,我们从车上下来,慢慢向军队的后方靠近。我下车的时候特意回头冲成云哥他们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们不要跟过来。可成云哥明显会错了意,他看了我一眼然后直接招呼剩下的三个人下了车。我一看大事不好,却也没法当着Dave和Leslie的面警告他们不要过来,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这个时候我们离军队只有二十米远了,Dave立马让我们双手举高作投降状,不然就这么冒然过去很可能会被狙击手当成丧尸射杀掉。


又往前走了几米之后有一个士兵发现了我们的存在,他马上举起枪对着我们,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Dave不慌不忙地喊回去,道:“我们是难民,是来寻求庇护的!”


那士兵愣了一下,随即道:“你们也看到了,难民营沦陷了,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你们请回吧!”


Dave好像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回道:“我们不是普通的难民,我们手上有重要情报,关系到美国的存亡。你们要是不收留我们的话会后悔的!”


我跟丹尼尔听了都是一愣——这又是唱的哪出啊?


那士兵也明显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Dave会这么说。他转身和他身边的一个士兵说了几句什么,那士兵朝我们这里看了看,然后叫来了一个军官级别的军人。我之所以猜测他是军官是因为他的衣服和其他士兵不一样。


那军官打量了我们几眼,随后跟旁边的副官下达了什么命令,瞬间一列士兵就举着枪朝我们走过来。我一看这阵势只觉得凶多吉少,但现在跑已经来不及了。本来如果成云哥他们四个人没有跟过来的话也许还能逃过一劫,可既然他们已经过来了那我们可就真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那些士兵到我们跟前也不动粗,只是拿枪指着我们,一边用下巴指着对面的军营,意思是让我们过去。我深吸一口气,心想能吃敬酒就不要吃罚酒,先按兵不动看看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们一行人进到营地之后那长官模样的人马上迎上来,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我们一番,说:“你们是难民?”


“是的先生,我们是冲着难民营来的,知道今天开船,再不来就晚了。没想到来了以后却发生了这种事。”大辉遗憾地说着,满脸的悲伤和无奈。


“哦是这样。那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是从杰弗逊郡来的,刚刚开车南下。”


“是吗,那你们原本是哪里来的?看你们的样子不是美国人吧。”


大辉刚想答话,结果Dave抢在他之前说道:“我是美国人,我和我老伴都是勒夫斯威尔郡的农民,而且我还是越战的退伍老兵。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我的老兵证,就在车里。”


那军官转向Dave,笑着说:“不用,我相信你们,一路上辛苦了。倒是你刚才说你有重要情报,请问是什么呢?”


Dave扫了我们六个一眼,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他说:“我想,我们应该是抓住了间谍同党。”


我一听只觉得一股寒意顺着脊梁骨往下冒,一直凉到脚底——这个老头,在说什么?


“哦?”那军官饶有兴趣地眯起眼,说:“何以见得?”


“这六个小鬼打从一开始溜进我的农场我就觉得他们形迹可疑,不但满身血污而且身上还带着军队配枪,我们那时候虽然还没有这么先进的装备,但那把M9我是不可能认错的。这么一群十几岁的外国孩子全副武装,而且还是从阿灵顿的方向来的,要是你你会不觉得可疑吗?”


我一边听Dave说一边仿佛如坠冰窟。糟了,我们真的被算计了。昨天大辉说那些话的时候我们还只当是危言耸听,如今看来是我们的防范根本不够。这对老夫妻打从一开始就想利用我们!先是看上了我们的车,然后看上了我们的装备,现在又打算出卖我们的人!他们原本可能打算到了难民营就跟我们分道扬镳的,没想到又出了这番变故,于是只能换了种方式继续利用我们,总之是不把我们榨干决不罢休。我本来以为我的阅历在我们这六个人甚至我们二十个人中都算丰富的,可以帮大家留个心眼。没想到山外有山楼外有楼!人的聪明如果用在算计别人身上,那可真是没有头的。


那军官听了Dave的话挑了挑眉毛,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看向大辉,说:“你们是韩国人?”


“对,我们是韩国的歌手,是来美国拍摄真人秀的,没想到赶上了这样的变故。”


“除了你们几个之外还有……让我数数,十四个同伴是吧?”


大辉的表情怔了怔,不光是他,我们剩下的五个人也都一副措不及防的神情。十四个,呵,看来对方已经做足功课了。他们应该是从冠霖和东昊他们口中问出了不少,只怕现在我们在明敌人在暗,美国情报部门已经把我们的信息调查得一清二楚了。


“我们的确有十四个同伴,他们都是跟我们一样来这边录节目的,只是中途出了些意外导致我们失散了。既然你们好像知道他们的下落,那我想问问你们,他们还好吗?”大辉强作镇定地说。


“他们好不好的,不是我能决定的,同时也不是你该关心的。你们现在应该关心关心自己。”


“……什么意思?我们不明白。”志训装傻道。


“你们知道CIA逮捕了四名间谍的事吧?”


“当然知道,新闻里都播了。”我抢着回答道,因为这个消息是刚刚在车里Dave说出来的,目前只有我跟丹尼尔知道。我用余光扫了扫剩下的四个人,发现他们无疑是一脸惊诧。这种时候我们内部要先统一口径,不然很容易露出马脚。


“那你们知道那些人都供出来了什么吗?”


“……不知道。这些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那军官看了我们几眼,并试图跟我们每一个人对视。我知道这是一种心理战,因此没有闪躲,反而直勾勾地看着他。不管则么说,我们的确是无辜的,美国政府怎么想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们只想安全回到韩国。


“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先生。请你直说吧。”丹尼尔说。


“那你们总该知道自己身上带有抗体吧。”


“……什么?”这话一出我们又是一片哗然。如果之前的问话还大抵有迹可循的话,这个问题则无异人摸不着头脑。


“最新的医疗结果已经于五个小时前放出来了,结论令人咋舌。当然这目前属于机密,所以不能透露给你们。你们只需要知道自己身上带有抗体,即使被丧尸咬伤也不会变异就足够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脑子乱得犹如一团浆糊,却不得不强迫自己思考。被咬伤不会变异?自带抗体?这难道不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吗。更何况如果是一个人带有抗体也就罢了,我们所有人都具备这种体质就不得不让人怀疑。而且,为什么是我们?这些美国人凭什么一口咬定我们身上有抗体,这又跟他们在CIA抓到间谍的事有什么关系呢?


“不要问我,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但不要问我。”那名军官语气夸张地截住了佑镇的话头,“我的军衔没那么高,管不了那么多东西。不过我这儿有一项任务,正好可以借你们的力完成。”


我眼皮跳了跳,感觉事情越发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了。


“看见那艘航空母舰没,那里面已经被丧尸占领了。只是,我们珍贵的实验样本和研究人员全在那艘船上,现在被困在船舱深处,生命岌岌可危。我们这几个旅的作战目标本来就不是消灭丧尸,而是进去抢救疫苗和珍贵的医疗资源。只是之前碍于丧尸数量众多,实在无从下手。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有你们了。你们不是即使被丧尸咬到也不会变异吗,这种体质不去冲锋陷阵实在太可惜了。所以,我就麻烦你们去给我的士兵们探个路。”


我们听了这话都是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这个军官这么说明显是把我们当炮灰,当弃子。他如果利用我们成功解救了医护人员那就是大功一件,可以保他加官进爵,即使不成功也不会有人在意我们的死活,对他自己没有影响。这可真是桩合适的买卖,我咬着牙想到。这些人倒是一个比一个会算计。


“等一下,我有异议。”成云哥说道。


那军官玩味地看了他一眼,道:“说吧。”


“你怎么就能确定我们身上有抗体,如果没有的话你岂不是在教唆我们去送死吗?”


那军官耸耸肩,说:”无可奉告,具体医疗成果目前还是机密。“


“那就算我们不会变成成丧尸,但被咬到关键部位或者伤势过重不也照样会死吗?”


“你说对了,可是我管不了那么多。你也听到了,我的军衔很小,我只关心疫苗和那些研究人员能不能成功获救。”


“你……”成云哥咬牙切齿地看着他,却又说不出话来。


“我劝你们不要妄图跟我讲条件。毕竟,你们没这个资格。”那军官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你们不愿意做,那我可以现在就枪毙你们,或者直接把你们送到亚历山大基地。相信我,你们会哭着喊着要回来的。”


我看着他嘴角扬起的那个弧度,突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随即陷入了一片沉寂。


他是对的,我们根本没有资格讲条件。






TBC





抱歉这次更新隔得有些久,因为实在太忙了XDD


为了不毒奶,我以后争取周更,最多一周两更。




下章逃亡组和留守组会和。欢迎提出想看的梗和建议。




还有这个故事快要完结了,下个长篇有可能会写古风。


谢谢一直以来看文儿的大家~



评论

热度(128)

  1.  Lemon Wen也是很豹笑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