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mon Wen

秘密关系(一)

partnerincrime:

1


又在打篮球。


朴志训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楼下篮球场传来的喝彩声震耳欲聋。一道简单的数学题,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做出来。朴志训把几何图案用铅笔涂黑,转而在草稿纸上划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草稿纸上,工工整整的,歪七扭八的,都是一个名字。


“志训啊,不去看球吗?”语文课代表抱着作业本走进教室,“光学习也会累啊,休息休息吧。”


朴志训回过神来,立刻伸手抓住那张草稿纸,一下揉成团丢进垃圾袋:“啊,说的也是,我一会儿就去。”


课代表笑笑:“高一的新生刚军训完,下面热闹死了。我先走啦志训!”


朴志训连忙点头。门被关上,朴志训长出一口气。


高一的军训结束了?那肯定有更多女孩子会喜欢他了。朴志训手上一使劲,硬生生把铅笔头怼断了。


课外活动时间结束了,朴志训磨磨蹭蹭地下楼去食堂,他刻意想绕开篮球场,然而楼下人太多了,都是刚从篮球场出来的女孩子。朴志训挤在中间,身边几个穿军训服的女孩还没缓过神来,嘴里大声嗷嗷着“姜义建学长太帅了”。


朴志训听的头痛,狠狠地踩着其中一个女孩的白色鞋子挤了出去。


 


2


晚自习出了开学考的成绩。高三刚开学就考试,闹得人心惶惶。


朴志训的卷子又被当作标准答案被同学借来借去。他继续做着课外活动时没做完的数学题,身旁的女孩把手机藏在袖子里偷偷打电话,聊得特别起劲:“让你生病不来,活该!你是不知道今天姜丹尼尔有多帅!我买水给他,你猜怎么的,他问我是几班的!还冲我笑!我都快晕了我给你说……”


朴志训手下一停,整张脸都变成了红色,仿佛一掐能滴出红色汁液来。


走廊和楼梯的灯坏了,下了晚自习,大家摸索着下楼回宿舍。朴志训做完值日往外走,一出门就看见几个女孩等在隔壁班门口。


姜义建背着包,看都没看几个女生一眼,径直朝着朴志训走过来。


朴志训想跑,双腿却像灌了铅一般。姜义建抓住朴志训的手,拉着他就往楼下走。


姜义建走得飞快,朴志训慌了神,一只手被紧紧抓着,一只手打着姜义建厚实的肩膀:“疯了?!放开!”


楼下一片漆黑,姜义建把朴志训推到楼梯后面,在狭小的空间里,姜义建把朴志训的眼镜摘下来,低头看着朴志训的眼睛。朴志训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他害怕,害怕姜义建听到自己满肚子的委屈、醋意和不安。


姜义建听不到。他只能听见自己同样剧烈的心跳声。姜义建手心一片濡湿,依然不放手,握着朴志训白嫩的手:“为什么不来看我打球。”


朴志训不说话。姜义建继续问:“整整一个月没见,你想不想我。”


朴志训还是不说话,把头低了下去。姜义建另一只手使劲把朴志训的下巴抬起来:“哑巴了?说话。”


几乎是瞬间的事情,朴志训哭了。眼泪止不住地从朴志训漂亮的桃花眼里流出来,打湿了朴志训绯红的脸颊。


姜义建愣了。他从来没见过朴志训哭。被自己威胁的时候,被自己囚禁的时候,甚至是强迫他做色情的事情的时候,朴志训一滴眼泪都没有流过。


“怎么了。”姜义建用手轻轻擦着朴志训的眼泪,凑上去亲他世界上最漂亮的眼睛,“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


朴志训把姜义建推开,咬着嘴唇,眸子里荡漾着水光和不自知的艳丽:“姜义建……姜义建……你,别欺负我了。”


 


3


高一结束,暑假开始。朴志训拿了期末成绩从学校走出来,徒步走到附近的一个公园里。他带着老土的框架眼镜,穿着校服背着包,走进公共厕所。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穿着黑色真丝衬衣和贴身长裤的男孩走了出来。男孩低头摆弄着脖子上的choker,露出了漂亮的锁骨,长长的睫毛被夹翘,嘴唇上也有着好看的粉色光泽。


男孩在街边打车,不一会儿就到了位于市中心的酒吧。下午五点,酒吧还没开门,男孩推门进去,和老板娘打了招呼,轻车熟路上了顶层,打开了一间储藏间的门。


储藏间被简单改造过,可以住人。朴志训平时住在宿舍,只有放假的时候会在这里住。他放下书包,简单打扫了一下,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八点,朴志训下楼和老板娘吃饭。八点半,朴志训站在舞台上踩点,做拉伸运动。九点,酒吧开门营业。


凌晨两点,跳完舞的朴志训回到楼上睡觉,夏天真正开始了。他不知道的是,一楼酒吧卡座的某个角落,有个人坐在那里,脑子里全部都是他。


而朴志训未来的一切,都不再一样了。




TBC



评论

热度(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