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mon Wen

【丹昏】Blank/01

wink_图图:

🍑×🐰




♡失忆患者丹×急诊医生昏




♡HE,禁ky禁上升




♡11月的第一天,开个新坑,原本预计是短篇的,结果我无数次推翻了我的大纲,越写越长。




合集




01




枝繁叶茂的树枝沙沙作响,密密麻麻的枝叶透出点点光斑打在雪白的墙上留下繁琐的花纹,鸣翠的鸟儿谱写动人的乐章。




拉开窗帘抖落的尘埃飘飘洒洒的落下,阳光穿过透明玻璃的阻碍调皮的坐落在棕褐色的发顶,推开窗户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清香和久而不散的花香。




朴志训脱下外套挂在墙上换上白大褂,一丝不苟的纽扣系到最上面一个,平常温和的面庞多了些严谨,他坐下戴上金丝圆框眼镜翻开日程本查看今天的主要事情。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响起。




“请进。”




“朴医生,”门被推开伸出一个圆脸可爱的小脑袋,小护士脸蛋扑红有些害羞的看着他,不管看多少次还是会被医生的容貌所着迷啊,“529床的病人醒了。”




朴志训放下日程本,从厚厚一叠的病例中找到529床的那一张,拿在手中站起来将靠椅推回桌子底下。




“走吧。”




长长的走廊来来往往的病人,路过的护士和他打着招呼,“朴医生。”朴志训面色温和的回应点头回应。




不时有好奇的女生窝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待他看过去时又害羞的瞥开视线。




小护士蹑手蹑脚的跟在他身旁,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朴志训正巧碰上他回看过来的眼神,小护士慌张的低下头不停的扇动小手掩饰自己的紧张。




“天气真热啊,朴医生。”




走廊上的窗户大大的敞开,炙热的阳光照的他的脸有些滚烫,树上的蝉开始鸣叫,无一不显示夏天来了。




是啊,有点热呢。








529床的病人躺在病床上,脖子上带着护颈脚上打着石膏动弹不得,只能左右转溜着眼珠力所能及的打量这个陌生的雪白的世界。




朴志训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心率仪,示意他闭上眼睛掀开眼皮查看着,翻阅着病例本,




姜丹尼尔,男,22岁,车祸后闭合性颅脑损伤,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右侧小腿骨折。




朴志训右手记录着写着诊断,左手伸出三根手指在529床病人面前摇晃,“这是几?”




“三。 ”




朴志训点点头问他还有没哪里不舒服,529病人打量着眼前的医生,白大褂整齐服帖,严谨而又细心,嘴角永远上扬看起来没有往常医生的刻板,胸前的工牌上黑色加粗字体【朴志训】。




“朴医生,我感觉还行,没有哪里不舒服,但是,”眼眸被迷上一层朦胧的雾,迷茫而又无措,




“我是谁?”




右手戛然而止笔芯在纸上留下重重的划痕,完美的面具被撕裂脸上终于有了一些慌张,“你……你说什么?”




“朴医生,我为什么会在这?我的家人呢?”




朴志训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全靠一旁的小护士扶住了他才没有倒下,他抚平自己被震惊而起伏的胸膛,说话仍止不住颤抖,




“快,去找邕医生过来。”




给529病人做了个全身检查后,邕圣祐敲开了办公室的门,朴志训像一个没有人气的玩偶瘫倒在椅子上,眼角闪烁的水珠不知是汗水还是悲伤的痕迹。




“做完了检查,颅内淤血压迫神经导致短暂性失忆。”邕圣祐拉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坐下,“运气好等淤血消了就可以恢复记忆,运气不好可能一辈子都恢复不了。”




椅子拖地刺耳的声音划破耳膜拉回了朴志训的思绪,回过头眼角绯红,“哦,我知道了。”




“你?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朴志训和身旁的其他医生交头接耳议论着病况,走向了今天例行检查的最后一个病人。




529床的病人已经可以坐起来了,但是脚上还绑着石膏哪也不能去。他坐在靠窗户的病床上,高大的背影看起来有些萧条落寞,一动不动的干坐在那里望着窗外,有些格格不入仿佛一触碰就会灰飞烟灭。




朴志训咳嗽了一下试图拉回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姜丹尼尔回过神来,平静如水的眼眸没有一丝波澜,“朴医生啊。”




照例还是以往的那些问题,没有异常朴志训正要离开白大褂的衣角被人扯住了,他疑惑的望过去。




“朴医生可以陪我坐下吗?”




如同瓷娃娃一碰就会破碎,惨白的脸色没有一点生气,无法拒绝的朴志训示意其他医生可以走了他留在这坐一会,叹了口气坐在了姜丹尼尔旁边。




压抑的氛围让朴志训感到有些窒息喘不过气,正想说先走了旁边的人打破了平静,姜丹尼尔转过头来把眼神投递在他身上。




“朴医生,”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这样空白的人生我有点怀疑自己是否应该存在于这世上。”




朴志训张嘴嘶哑了几声,他想说我不是心理医生你不应该找我,话却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爱人?我从哪里来?我该到哪里去?我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啊,朴医生。”




平静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波澜,那是悲伤。




“家人只是还不知道你受伤了,朋友还可以结交的,感情需要靠缘分,真爱总是来的比较慢。如果找不到存在的意义,就去创造意义。”




朴志训握上他痉挛不止的拳头,透心彻骨的寒意传了过来,搭上另一只手捂住这冰冷将自己的温暖从手心传递过去。




他总是拒绝不了啊。








连续几天只要没事朴志训就会过去陪姜丹尼尔坐一会,随意的唠嗑,科室里的小护士都调侃他可以去考心理学了。




完成了今天的事务伸了个懒腰,路过529床的时候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往窗外看去,那人正坐在轮椅上,在树荫低下面带微笑看着几个嬉闹的小孩。




远远就看见朴志训走来,姜丹尼尔向他挥手又拍了下旁边的座位。朴志训走过去坐在他身旁,上下打量了一会,惨白的脸庞稍微红润了一点,眼睛不再毫无生气多了些光芒。




“今天怎么样?”




“托朴医生的福,今天也很好。”不是客套话而是真的感谢,如果不是朴医生每天陪他姜丹尼尔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呜呜呜……”一个小孩跌倒在地上,其他小孩着急的围绕他,朴志训快步起身扶起小孩替他拍去身上的尘土温和的哄了几句。




轻柔的抚摸他的脑袋让他们到一旁玩耍,回过身坐回到椅子上,姜丹尼尔看着他感叹,“朴医生真是永远这么温和呢,不像医生倒适合做幼师,小孩子一定会很喜欢你。”




愣了一会,朴志训扯了下僵硬的嘴脸,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美好脸上放着光彩,“也有人这么说过呢。”




“哦?是谁呢?朴医生的爱人吗?”姜丹尼尔有些好奇,对朴医生他总是不由自主的被吸引注意。




“他啊,是我的爱人呢。”朴志训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摩擦着左手无名指的戒指。




“那他人呢?”看到朴志训的动作姜丹尼尔这才注意到他手上的戒指,戒指外圈被刻上了英文,只见得一个大写的“D”,其他部分被隐藏在了手指下。




“他走了。”




“去哪了?”




“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我找不到他了。”




这次是姜丹尼尔握上他的冰凉的手指,炙热的手心烫着他,




“不是朴医生说的吗,真爱总是来的比较慢。”




tbc.




————————————————




 抱歉,@ZEROSWEET 可能与你想要的医生病人有点出入。




休息了一星期我明天要开始上班了,以后高产图图不存在了。







评论

热度(151)

  1.  Lemon Wenwink_图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