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mon Wen

十一宗罪(10)

啊咧:


“姜丹尼尔……姜丹尼尔?”工作人员的声音在耳麦中响起,“可以上场了……”


姜丹尼尔回神,身边的SOMI已经准备好,略带询问地看着他,姜丹尼尔对她笑了笑,两人一同在96个女生的尖叫声中走了出去。


他按照台本,一字一句地说——我们是国民制作人代表。


说完以后,环视整场一圈,过于明亮的灯光让他再一次微微晃神。


居然已经一年多了,时间过的太快了。


 


那时候,他刚回韩国,还在思索未来人生的道路时,尹智圣提出可以试试参加101第二季,他对此稍怀疑虑,顺嘴和邕圣祐提了一下这件事,谁料对方也表示自己会去参加。


于是姜丹尼尔似乎没有什么不参加的理由了。


 


他和尹智圣出来的早,看着所有练习生鱼贯而出,直到他看到了“那个男生”。


他站在台下,微微抬眸扫视着座位。


你很难忘记他的眼睛,眼尾是上挑的,还有他的眼神——只要你曾见过他。


姜丹尼尔有一瞬间的失神,而对方的视线竟然也在他脸上停留了两秒,但很快他又挪开了视线,姜丹尼尔仍和身边的尹智圣低声讨论着新走出来的练习生,但目光却不时朝着朴志训那边瞥去。


在某个一瞥中,他发现对方也在看他。


那双生的非常好看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笑意,他冷冷地看着姜丹尼尔,甚至目光对上了也不回避。


姜丹尼尔天生对他人的情绪很敏感,也很善于应对,他能从那双眼睛中读出“讨厌”和“憎恶”,而他在最初的错愕过去后,轻轻笑了笑。


朴志训的脸色几乎难以掩饰地变得更加难看,他收回视线,再也没有看一眼姜丹尼尔。


 


姜丹尼尔长大以后,鲜少能感受到这样直白的恶意,他觉得莫名,又觉得好笑,不由得更加多看了几眼朴志训,而之前还一脸冷漠地看着他的朴志训,正盯着一个方向出神。


他顺着朴志训的视线看去,看见一张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英俊的脸。


邕圣祐热情地给着周围的人反应。


在两人一起回国后,因为忙于赛前集中训练,他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仔细聊过天,但看起来邕圣祐过的很不错。


 


他看起来对朴志训的视线毫无察觉,直到某个瞬间,他像是再也无法伪装,也看了一眼朴志训。


然后他对着朴志训,很轻很淡地笑了笑。


 


应该怎么去形容这个微笑呢。


轻的,薄的,透明的……易碎的。


像苍穹之顶,薄如蝉翼的一片彩色玻璃。


 


什么样的人会舍得踩碎这样的笑容呢?


姜丹尼尔终于得到了答案。


 


他想起自己因为吃醋而无数次,无数次询问那位小王子、玫瑰花、小狐狸的线索时——


邕圣祐无奈地笑着说,我已经把世界上最好的形容词都给他用过一遍了,我没有办法再新的词了……好吧好吧,如果一定要总结的话,嗯……总之,他是个,任谁看了都会喜欢的小朋友,哪怕是你,看到他的话,也会很喜欢他的。


 


***


 


黄旼泫坐在地板上沉思着。


身后被用毛茸茸的靠枕丢了一下,他回头,看见百无聊赖趴在沙发上的裴珍映。


他用那双如小鹿一般的眼睛无辜地看着黄旼泫:“哥这样很容易感冒的,拿个枕头垫着呗。”


黄旼泫的思路完全被打乱了,但他也没办法对这样的裴珍映生气,只好脾气地笑了笑:“多谢我们珍映。”


结果裴珍映从沙发上滑下来,将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看着他复杂的拼图:“啊,只有口头感谢吗?”


 


谁都很难说清这半年来裴珍映的改变。


他越来越活泼,与之相对的,越来越像个小孩子。


说起来,他的年纪,本来也就是个小孩子嘛。


可能是因为有过和队友在不那么红的团里打拼的经历,黄旼泫向来很习惯照顾看着形只影单的队友,他的温柔有时候并非出自体贴,但是这点温柔,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无异于救命稻草。


裴珍映抓住这根稻草,飘荡到他身边,似乎想要试图上岸。


 


黄旼泫伸手拍了拍他脑袋,珍而重之地说:“好好好,摸摸头,我们珍映是好孩子。”


就在这个时候,赖冠霖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这几天都很忙碌,而大家也都很清楚,解散近在咫尺,比起韩国市场,当然还是中国那边更有前途,尤其赖冠霖原本就是华人。


他看到黄旼泫和裴珍映时微微一僵,最后像是觉得很伤眼睛一样快步往厨房走,嘴里念叨着:“伤风败俗……”


 


黄旼泫只觉得好笑,裴珍映却站起来,等赖冠霖折返的时候,不太客气地说:“你想说什么?”


赖冠霖状若无辜地说:“我在背韩语成语单词。”


裴珍映扯了扯嘴角,说:“木鱼脑子。”


赖冠霖皱起眉头,两人之间火药味十足,黄旼泫轻轻叹了口气,正要起身阻止这一场随时要爆发的、莫名其妙的战争时,大门开了。


 


外出的尹智圣和朴志训一同走了进来,见状尹智圣立刻履行队长的责任,说:“呀,干什么呢。”


赖冠霖退开一点,耸了耸肩,朴志训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看了他们一眼就要往房间里走,赖冠霖走过去,低声问:“志训哥,我发现了一个很好吃的餐厅,我们今晚……”


“今晚不行哦。”朴志训虽然疲惫,但还是抬眼笑了笑,“我和丹尼尔约好了要玩游戏。”


赖冠霖沉默了一会儿,点头说:“嗯,那下次再去。”


朴志训也点点头,回了房间。


裴珍映轻轻笑了笑。


“木鱼脑子。”


他又重复了一遍。


这次赖冠霖没有反驳他,往外走去,要去那家很好吃的餐厅一个人吃饭。


“冠霖。”


从沙发后面忽然传来一个有点迷迷糊糊的声音。


大家都吓了一跳,尹智圣探身看过去,发现邕圣祐居然躺在沙发后面,看起来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他惊叫了一声,骂道:“喂,你又想感冒了?!怎么睡在这里啊!”


邕圣祐元气满满地爬了起来,说:“放心,绝对不会感冒的……不过肚子饿了。冠霖,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反正你都做好了要请人吃饭的准备嘛!”


尹智圣替他感到害羞:“别欺负弟弟……”


赖冠霖被反而被逗笑了,说:“好,哥走吧。”


 


***


 


101第一次分宿舍,姜丹尼尔没有和朴志训住在一起,在之后的每一次划分里,他们也没有住在一起过。


这点让姜丹尼尔颇觉松了口气。


如果住在一起,也不知道会怎样——其实会怎样呢?


他也不能打他啊,宿舍严禁斗殴来着。


 


在这个疯狂的比赛里,所有人都很忙碌,邕圣祐这种气氛活跃者尤其,他总是能忽然想出莫名其妙的点子,会突然说出惊人的话惹人发笑,在无数次,姜丹尼尔被他逗的笑没了眼睛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非常危险。


姜丹尼尔说一不二。


说好了和邕圣祐只当朋友,那就只能当朋友。


 


而唯一让姜丹尼尔觉得奇妙的事,就他的观察来看,朴志训和邕圣祐口中形容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


他对人热情却又敷衍,一点也不像小王子,他和周围的每个人都看起来关系不错,也不像专一的玫瑰花,他更不像一个可怜的,等爱的狐狸。


这么久了,他一次也没有向邕圣祐打过招呼,每次姜丹尼尔和邕圣祐并肩而行的时候,看到朴志训,朴志训总是像看不到他们一样,和身边的人说说笑笑地擦肩而过。


邕圣祐在第一次对朴志训微笑没有得到任何反馈后,也没有再试着和朴志训说什么。


 


他们两个看起来都已彻底的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于是姜丹尼尔想,他也应该试着去用更正面的态度对待这位人气很高,也确实很招人喜欢的男生。


恰好他们三个一起要跳GET UGLY,朴志训比他想象的要更加刻苦和勤奋,虽然他光是靠那张脸,就足以吸引大众的喜爱了,但他似乎完全不满足于此。


嗯,唯独这一点——不知满足,充分需要爱——和邕圣祐所说的一样。


不管是观众也好,还是身边的人也好。


 


甚至在看到姜丹尼尔和邕圣祐走的太近,窃窃私语的时候,他还是会无可避免地露出那种厌烦的表情,不管有没有摄像头。


明明面对其他人都笑的人畜无害。


是嫉妒吗?


哪怕不是自己的“东西”了,看到别人拥有了,也还是觉得不爽吗?


 


姜丹尼尔内心觉得好笑,于是继续用微笑来回应朴志训的那点小心思,朴志训最初还会被气的扭过头,或者咬住嘴巴,但时间一长,他就意识到这样完全落了下风,居然也能对姜丹尼尔露出个敷衍至极的微笑。


在姜丹尼尔人气逐渐上升以后,练习生内部分为两派说法,一种是说朴志训很忌惮姜丹尼尔,两人关系很差,还有一种说他们是高山流水遇知音,惺惺相惜。


可惜不管是哪种,都错的离谱。


 


他们唯一的共同点,也只有——


姜丹尼尔侧头,去看坐在自己身边,像个笨蛋一样在耍宝的邕圣祐。


 


很偶尔的,对凡事都很笃定的他,也会去思考,日子久了,邕圣祐和朴志训会复合吗?


好像光是想想就难以让人接受。


 


在GET UGLY公演前一天彩排的时候,朴志训迟迟没有出现,其他的队友也在准备,有个队友随口说,圣祐哥,去喊一下志训吧。


邕圣祐很少会拒绝别人的请求,这一次也不例外,他的身子僵了僵,但还是往后台更深处走去,姜丹尼尔默不作声地跟在他身边。


朴志训确实在后台的一个小房间外,他的面前站了另一个练习生,看起来很激动地在说着什么。


姜丹尼尔和邕圣祐下意识同时停住了脚步。


那个练习生没注意到这边有人,练习生说:“志训……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你哦。”朴志训笑着打断了他,“可是我要上台了,晚点再说好不好?”


“我怕下一次公布排名我就要被淘汰了……”那个练习生明明比朴志训年纪大,看起来却局促到了极点,他嗫嚅道,“志训,可以给我一些鼓励吗?”


朴志训笑着走近了一点,说:“什么鼓励呀?一个拥抱?一个牵手?亲亲?还是,你想和我……”


对方脸更红了。


朴志训恶作剧得逞一般笑起来,抱了抱他:“好了,鼓励你,加油哦。”


 


他把下巴搁在对方的肩膀上,眼睛直直地看着姜丹尼尔和邕圣祐,他前一秒还笑的那么甜蜜,这一刻却面无表情。


在他们刚来的时候,朴志训就发现了。


邕圣祐和他对视了片刻,又露出了那种,平常几乎可以说是罕见的,清浅的笑容。


他指了指外面,示意要排练了,然后离开。


姜丹尼尔也转身离开,在离开以前,他看见朴志训轻轻把那个男生推开。


 


排练的时候邕圣祐没有出半点问题,但姜丹尼尔莫名就是觉得很担心,于是晚上他去找邕圣祐,却发现邕圣祐的床铺上空空如也,姜丹尼尔又去排练室,一间间推开门。


最后他终于在一个没开灯的排练室找到了邕圣祐,他躺在地上,看起来非常疲惫,看见姜丹尼尔来了,下意识地将手中的一个小盒子藏进了口袋里。


 


姜丹尼尔不由分说地把小盒子从他口袋里拿出来。


打开小药盒,里面是熟悉的,抗抑郁的药。


小盒子里有四个格子,一个格子里有四片药。


他记得很清楚,邕圣祐以前一次要吃三片。


 


而现在,他要吃四片。


 


***


 


GET UGLY的表演结束之后,所有人都很胆战心惊,每一场公演的投票都至关重要。


姜丹尼尔下意识和身边的人握成一团,他感觉到一个人的手在轻轻发抖,让他想要握住,去照顾他——姜丹尼尔抬眼,发现那个人是朴志训。


他正紧张地盯着分数板,侧脸看起来无害而楚楚可怜。


姜丹尼尔不动声色地将手抽走。


朴志训眨了眨眼,看着他。


当着他的面,姜丹尼尔牢牢握住了邕圣祐的手。


 


***


随缘更新 不打TAG了 大家随缘看



评论

热度(1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