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mon Wen

[罐昏/中长]余震 四

蜜桃味汽水:

上篇:





赖冠霖家并不很远。几乎没给朴志训过多的反应时间,两人就到达了目的地。


在封闭的电梯里,朴志训低着头,不敢看站在自己几步距离远的赖冠霖。此刻他才后知后觉的开始慢慢紧张起来,不大的空间里他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自己一定是疯了,竟然主动跑来前男友家。


赖冠霖没有说话,连连的喘气却出卖了他的紧张。朴志训听到了反而放松了些,原来两人都很紧张,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电梯到达楼层,跟着赖冠霖走了没几步,两人就停在了一扇门前。


刷了房卡输了密码,赖冠霖的手握在门把上,停下了动作。


他扭头看向朴志训:“要进去了?”


“……嗯。”


朴志训深深吐了一口气。


房门被打开,还没来得及看看赖冠霖的房子长什么模样,一只摇着尾巴跑过来的小狗就吸引了朴志训全部的视线。


一只橘白色的秋田犬,吐着舌头,尾巴不停的摇着,先是朝着赖冠霖跑来,又朝着朴志训绕了几圈,友好的站了起来,爪子搭在朴志训的大腿上。


“志训!”


赖冠霖的声音让朴志训脊背一僵,他叫自己……志训?


就是放在以前,赖冠霖也很少这么叫自己,大多数时候都是叫志训哥,或者直接是哥,只有极少数的时候才会这么叫。


朴志训诧异的扭头看他,却发现赖冠霖已经蹲了下来,逗着小狗玩,视线从来没停在自己身上。


朴志训有些不解。


赖冠霖又开口:“我们志训今天在家有没有好好吃饭呀?”


回答他的,是秋田犬的汪汪几声。


朴志训:“……………………”


“你给一只狗取我的名字?!”朴志训心情非常复杂。


赖冠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这只秋田犬他养了有四五年了,一开始是为了睹犬思人,时间长了倒也早就将秋田犬和朴志训分离开来了,志训两个字也叫习惯了,这一下倒是忘记了这也是朴志训的名字。


现在被朴志训发现了,就像把自己的心思摊开来暴露在朴志训面前一样,令他尴尬。


不过他的心思也从来没隐藏过,朴志训应该也很清楚自己还喜欢他的事实。这么一想赖冠霖反而不怕了:“怎么了?起码他会一直陪着我。”


以你的名字。


朴志训哑口无言。


恋爱时期赖冠霖就说过自己喜欢狗,喜欢秋田犬,两人还约好等以后工作稳定下来了就一起养一只。结果现在,赖冠霖履行着自己的诺言,反倒是自己。


一直以来也都是自己在逃避这段感情,将两人的感情变成了回忆。


“你还喜欢我吗?”


朴志训突然问道。


闻言,赖冠霖停止了同狗的玩闹,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我以为你知道的。”


朴志训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子:“我只是想听你说。”


很长时间,赖冠霖没有说话。


最终,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关上了房门,换上了拖鞋,同时也示意朴志训换鞋。


一切看上去都很冷静。


朴志训换好鞋子,刚刚直起身子,就被赖冠霖一把压在了门上。


他被撞的背好痛,还来不及抱怨,赖冠霖便开口了。


“说什么?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赖冠霖急促的声音显得很恼怒,炽热的视线让朴志训不敢直视他。


“你究竟想干什么?动不动就来撩拨我一下,在我踏出一步时就匆忙跑掉,你究竟想怎么样?”


“是的,我喜欢你。这么多年我一直喜欢你,即使你觉得我的真心不值一提,往地上一砸,碎的满地的玻璃渣还不够,还让我踩在上面,扎的两脚都是鲜血,我还是喜欢你。”


“我八年前就喜欢你,到现在也喜欢你,将来也会一直喜欢着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这样你满意了吗?”


赖冠霖喘着粗气,眼眶红红的,却还梗着脖子看着朴志训。


朴志训低着头,不说话。


这是赖冠霖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朴志训说话,每一个字都重重的敲在了朴志训的心上。


他说他喜欢自己。


已经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悲伤,朴志训的眼眶湿润,不知所措。


这明明是自己想得到的答案,可为什么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既然你无意,当初又为什么答应这单项目?”赖冠霖平静了许多,恢复了平常的语气,“我把自己的名字都写在委托书上了,你不想见我根本就不用过来。”


“不是的,我没注意看委托书,不知道是你……”朴志训慌忙开口。


…………


当他看到赖冠霖眼神一下子变暗时,朴志训脑子里便轰的一声炸开了。


我都说了些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冠霖,我是说……”


“别说了。”赖冠霖打断了朴志训的话语。


他看着朴志训,自嘲的笑了一声:“原来都是我自作多情。”


他松开了手,看着朴志训,最终别开了目光:“不早了,休息吧。床留给你睡。”


“那你呢?”


赖冠霖挑了挑眉:“我当然睡沙发了。”


朴志训一听便急了:“我睡沙发就好了,床给你睡。”


“哪有给客人睡沙发的道理。”


“冠霖……”


赖冠霖迈开步子走远,不再听朴志训的言语。


朴志训站在原地,心想自己真是糟糕透了。


 


这一夜朴志训当然睡不好,在充满着赖冠霖气味的床上翻来覆去,心乱如麻。


他当然能理解赖冠霖的恼怒,从赖冠霖的角度来看自己简直是把他当成一个玩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连他自己都想给自己一巴掌。


可他也喜欢着赖冠霖啊,这一点赖冠霖就感觉不到吗……


也许真的感觉不到,毕竟自己看起来真的很喜怒无常,偶尔流露的真心也像是愚弄。


胡思乱想中,朴志训竟然渐渐的睡着了。


赖冠霖也没睡好,可以说他压根一点睡意都没有。虽然生气朴志训的无常,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朴志训,在听到卧室的动静小了些之后,他轻手轻脚走过去,确认了朴志训是真的睡着后,轻轻的给他盖好被子。


“冠霖……”


赖冠霖被吓了一跳,发现朴志训是闭着眼睛在说梦话时,心情又有些复杂。


他不知道朴志训是怎么想的,明明看起来也还喜欢自己的样子,连做梦也喊着自己的名字,可为什么偏偏不肯再往前一步?


鬼使神差地,赖冠霖轻声开口:“我在,怎么了志训哥?”


“……”


睡梦中的朴志训没有回应,在赖冠霖以为他不会回答时,朴志训又嘟囔着开口了:“我喜欢你……”


这句话直接将赖冠霖的双腿钉在了原地。


名叫志训的秋田犬突然大叫了几声,吵醒了半梦半醒的朴志训。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个模糊的人影,好不容易对上了焦,直接把朴志训吓清醒了。


赖冠霖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没睡啊。”


赖冠霖没有回答,他盯着朴志训,眼神晦暗不明。


“你喜欢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朴志训疑惑:“……什么?”


“既然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那你为什么还总是逃避我?”


“朴志训,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赖冠霖看向朴志训。


朴志训怔住了。


“已经不会有以前的顾虑了,现在我不是之前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学生了,你一单生意可以养自己一年,我的公司一个月也有小十万的净利润,我们不会有生计上的烦恼,我几年前就出柜了,父母管不了我,如果他们要后辈大不了去领养一个小孩便是了,你当年觉得绝望的那些事,现在看来都不算什么了。”


“这样,朴志训你还在顾虑什么?”


原来,自己当年的那些担心赖冠霖都知道。


朴志训低头看着被子。这被子是赖冠霖特意从柜子里拿出来的,颜色花花绿绿的,一看就不是赖冠霖的品味,而是自己的喜好。


这样体贴自己的赖冠霖,把自己的心事全部告诉他,也是可以的吧?


朴志训心想。


“其实我……是害怕我自己。”


朴志训轻声开口:“害怕自己再次离开,再次伤害你。也害怕自己没你想象的那么好,时间长了你觉得我变了,而对我失望。”


他和赖冠霖的恋爱,是他觉得人生中最珍贵的宝物。


因为珍贵,所以珍惜,所以才更加害怕两人复合,最终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甚至比以前更糟,连爱意都消失殆尽。


爱情总是开始的时候最美好啊。朴志训太过害怕bad ending,便索性连开始都不想再开始了。他不想自己心中的白月光就这样再次被摘下,最终无奈的被摔的粉碎。


“你连试都不试,怎么知道结果一定是不好的呢。”赖冠霖一步步走过来,最终在床边坐下。


朴志训不说话。


因为太喜欢你了,所以不是百分之百的胜率的话,连尝试都不敢。


赖冠霖叹了口气,抬起头:“这样吧,我们立个规定。我们恋爱期间,你可以随时走人,好不好?”


朴志训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一旦你觉得厌了,或者是察觉到我的感情有变化了,你只要和我说一声,我们就分开。主动权全都在你手里。”


赖冠霖说完,自己都笑了起来,轻描淡写的自嘲:“主动提出这种丧权辱国的规定,我该有多么爱你啊。”


朴志训的世界却经历了一场地震。


赖冠霖该有多爱自己啊。


看着眼神小心翼翼和期待的赖冠霖,朴志训突然想起了那年他问赖冠霖,如果自己出轨了你怎么办时,赖冠霖的回答。


“因为我很喜欢哥,所以哥做什么我都会原谅的,只要你还喜欢我,愿意和我在一起,那我就永远不会放开哥。”


那时的赖冠霖这样说,换到现在,赖冠霖也仍然会这么回答。


现在的赖冠霖,握着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又带着期待的看向自己,说道:“给彼此一个机会吧,好不好?”


六年的时间,改变了他们俩很多,却也什么都没有改变。


朴志训闭上眼,点了点头。


赖冠霖欣喜若狂,一下子蹦到床上,激动的凑过来亲自己。


朴志训勾起嘴角,回应赖冠霖的吻,眼角划过一行泪。


这个吻,他怀念了太久,也等了太久了。


 




“对了……刚刚你说的,还作数吗?”


“什么?”


朴志训耳根有些红:“就是,以后也会喜欢我之类的。”


赖冠霖又忍不住亲了他一下:“永远作数。”


 






啊啊啊,恋爱可真美好啊。


不知道这里击昏犹豫的原因交代了清楚没有,简单来说就是他把这段感情看得太重了,很害怕这次又以分手收场,所以索性就不想开始。


但他又很喜欢奶罐,所以会忍不住想去试探他,可是一发现奶罐有想复合的苗头,击昏就匆忙逃走了。


而奶罐想的没那么多,他想的只是“我喜欢你,你喜欢我,那我们就要在一起”。两人观念不同而已。


现在已经3号了,估计有不少亲故准备出发去香港了,或者已经在香港了吧?玩的开心,看的开心,同时也要注意安全哦。


我5号就去台湾了,看了FM之后会待很多天顺便玩一玩,明天更新兔妖那篇之后,可能要等到下周六日才能再更新了。


还有我最近写了篇罐狼,以后写狼昏也说不定……虽然一开始,我简介上写的就是“汽水line”,但还是怕有CP洁癖的亲故心里不舒服,所以考虑了很久,还是新开了一个主页,专写罐狼,现在第一篇已经发了,有兴趣的话可以点这里看一下:


最后,国庆快乐啦。



评论

热度(129)

  1. 去冰芒果冰沙蜜桃味汽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圈圈圈蜜桃味汽水 转载了此文字